仅对基层监管人员实施问责

广西的城市建设规划存在侵占自然保护区现象,2015年6月,为建设钦州滨海新城,将茅尾海自治区级红树林自然保护区29%的面积调出保护范围,实际调减面积1413公顷。

宁夏被指“针对腾格里沙漠污染、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破坏等重大环境问题,仅对基层监管人员实施问责,未从决策审批等环节追溯责任。”

河南也存在环保不作为、慢作为问题。河南全省油气回收治理工作完成时限一拖再拖,截至督察时仍有近半任务没有完成。

南昌市违反国家和江西省有关环境保护规定,支持江西晨鸣纸业擅自扩建二期项目,并要求市环保局为其补办环评审批手续。

云南被指“自然保护区和重点流域保护区违规开发问题时有发生”。督察组指出,2013年以来,有关企事业单位违反《自然保护区条例》,在大山包黑颈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缓冲区建成有机生态实验农场养殖场9623平方米,在保护区核心区建成2处旅游设施,面积约4000平方米。针对上述违规建设问题,有关地方政府和部门监管不力,整改不力,导致相关问题至今仍然存在。(记者 张尼)

另外,云南全省70个省级以上工业园区中,有57个未建成集中式污染治理设施。“十二五”期间,云南省共计获得重金属污染防治和矿山地质环境恢复治理中央专项资金22.85亿元,但省本级财政投入很少。

例如,江西被中央第四环境保护督察组指“环保不作为、乱作为问题突出”。乐平市政府违反《排污费征收使用管理条例》,2012年至2014年,多次用财政资金为36家企业代缴排污费1147万元。